炒飯哥陳忠:南京最牛炒飯年入四十萬,生意好到驚動警察

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頂部

“瘋狂蛋炒飯”生意好到驚動警察,這兩天,這樣一條消息在網絡上瘋狂傳播。今天上午,記者獨家對話這位風靡南京的“愛馬仕炒飯”的攤主,合肥女婿的他靠著炒飯年收入高達三四十萬元,如今準備開店直營。


炒飯哥陳忠:南京最牛炒飯年入四十萬,生意好到驚動警察


城管蹲點最牛炒飯攤歇市


今天凌晨,記者來到南京市秦淮區平江府路與建康路交口,這也是網絡曝光的“最牛炒飯”的攤點。這是一個毗鄰夫子廟景點的三岔路口,路口正在施工,豎立的擋板占據了本就不寬敞的路口的一部分。一輛城管執法車停在路口邊,幾名身穿制服的城管人員站在一旁。


雖然已經是深夜,但路口卻很是熱鬧,七八輛車凌亂地停在四周,其中不乏路虎、寶馬、奔馳等豪車。大約有三四十人圍站在城管人員身邊,七嘴八舌地與其理論。“人家炒飯做得那么好,為什么不讓擺了?”面對市民們的質疑,城管人員一遍遍地解釋,稱這里本來就是禁止擺攤的,而且老板也不是他們趕走的,“人太多,他自己也擔心出事,現在正在找門面。”


就在市民與城管人員理論的時候,仍然不時有市民驅車來到這里,他們中有常在這里吃的老客戶,更多的是看到網絡消息后趕來嘗鮮的。一名騎摩托車的男子告訴記者,他家住在離這里幾十公里外的江寧區,晚上特地騎了四五十分鐘的車帶妻子準備來這里嘗嘗“最牛炒飯”的美味,不想卻等來了這樣一個讓人失望的結果。而另一名打車前來的男子更是情緒激動,險些與城管人員發生沖突。記者注意到,該男子大約是零點15分來到路口,見炒飯攤點沒有擺,以為是城管人員驅趕走的,借著酒勁便上前怒罵對方,甚至一度準備動手,逼得城管人員打開執法隨錄儀進行取證,最終,男子在眾人的勸說下悻悻離開。


見城管人員一直站在路口,原本圍聚在這里的市民無奈紛紛離開,臨行之際不忘拍照留念,儼然將這里當成了一處旅游景點。零點30分左右,城管人員終于離開,路口仍有十來個市民堅守,試圖等來攤主擺攤。


生意好到爆驚動警察維持秩序


路口附近一家店鋪的老板告訴記者,炒飯攤的老板是一對安徽夫婦,30多歲,在這里夜間出攤已經有十幾年的時間,一般從凌晨營業到6點左右,“生意一直很好,老板自己講每天能賣出去兩三百份,但也就是最近才有這么多人。”老板告訴記者,讓這個炒飯攤一夜爆紅的是一家微信公眾號的宣傳,“前天凌晨,好幾百人慕名來吃,把路口圍得滿滿當當。第二天人更多,可能有上千人,路都給堵起來了,還驚動了警察。”老板說,從那之后,炒飯攤就再也沒擺過了,而城管每晚夜間也準時出現在路口。


據南京本地媒體報道,8月30日凌晨,炒飯攤主零點準時來到路口,現場早已等待了三四百人,聚得滿滿當當,當場就把老板的兩輛三輪車和一輛餐車等圍在了中間。可能是見到人太多,巡特警就把攤主給勸走了。走的時候,后面跟了上百人,都還要吵著買炒飯。一個多小時后,老板再次出現,現場的市民接近瘋狂,老板夫婦沒有生火炒飯,可是大家都搶著要方便盒,不少人自己動手,拿了方便盒之后就開始“搶”盆里的鹵菜,豬蹄、雞腿、千張肉卷……每個人一搶就是一整盒,然后很多只拿著錢的手伸到老板娘面前要其收錢。老板臨走之前表示,最近可能不會出攤了,如果換地方的話,自己會在微信上發布新的消息。


賣炒飯兩年,周圍同行沒了生意


今天上午,記者輾轉聯系上這家炒飯攤點的老板陳忠,36歲的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合肥女婿,他的愛人陳桂蘭是長豐縣水家湖人。1995年,年僅16歲的他孤身離開老家銅陵,來到南京打拼。


一開始,陳忠在南大附近的一家小餐館當學徒,正是在這里的兩年時光,奠定了他炒飯的手藝。在之后的幾年里,他又輾轉幾家餐廳,學會了各式菜品的烹飪手藝,而自己也從一個學徒成長為大廚。


1999年,厭倦了給人打工的他決定自己當老板,便在夫子廟附近擺起了燒烤攤,“一開始生意就很火,一晚能賣個幾百塊。”沒過幾年,陳忠見周圍不少人賣炒飯,生意很紅火,便轉行也賣起了炒飯,沒想到這一轉行,卻讓周邊的同行們都沒了生意,“一開始主要做的是的哥的生意,后來口口相傳就傳開了,到第二年,旁邊所有賣炒飯的都干不下去了。”陳忠告訴記者,在2004年的時候,自己每晚的營業額就能達到一千多元,之后幾年里每天基本上都在兩三千元左右。靠著這份不菲的收入,他在2006年左右就在南京浦口區購置了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。


鹵汁澆炒被譽愛馬仕炒飯


相比其他夜市來說,陳忠的攤位所處的位置并不好,到他出攤時,路上基本上已經沒有什么人了,他唯一看中的,就是這里好停車。


從一開始,陳忠只想著安心地做著小本生意,他的攤點甚至一度沒有名字,但仍架不住吃貨們的熱情,“全市各地都有人來,還有人開著瑪莎拉蒂、法拉利這樣的豪車專程來吃。”陳忠說,自己基本上每天凌晨出攤,到凌晨5點收攤,能賣出300份左右炒飯。食客們也給其炒飯取名為“神仙炒飯”、“愛馬仕炒飯”。


究竟陳忠的炒飯有著什么樣的魔力,讓這么多人為之癡狂?陳忠告訴記者,其實并沒有什么特別的配方,自己只是用鹵汁來炒飯,所以就特別香,加上價格不貴,這才吸引了這么多人,而鹵汁炒飯的靈感還是來自于食客的啟發。“很多客人都喜歡用鹵汁澆在炒飯上,我就尋思著干脆直接用鹵汁炒飯試試。”


在食材的選擇上,陳忠十分用心,所用食材均是最好最新鮮的,“大米要優質大米,適合炒飯的,所有食材從買到加工,都是我自己親手做的。”這樣一份精心打造的炒飯,陳忠定價也不高,以一份肥腸炒飯為例,成本大概在七八元左右,而售價只有十三元。好吃不貴,使得陳忠的炒飯愈加受人追捧。


年入三四十萬自覺愧對幼子


如今,陳忠的年收入在三四十萬元左右,即使在南京這樣一個城市,也不算低。但他卻沒有因此而膨脹,記者見到他時,他穿著簡單的T恤,騎著一輛破舊的電動車,兩部手機也是半舊的國產手機。其實陳忠一家付出了外人難以想象的艱辛。“雖然賺得不少,但人也很辛苦。”陳忠說,自己和愛人夜里出攤,白天要準備食材,還要干家務,十幾年來平均每天睡覺的時間只有四五個小時。除了身體上的勞累,更讓他愧疚的是對孩子關愛的缺失。“之所以夜里擺攤,就是想著白天能陪陪他。”但是夫妻雙雙夜出,意味著孩子就得獨自面對黑暗,這么多年下來,孩子從一開始的害怕哭泣到如今的習以為常,讓陳忠很是愧疚。“最遺憾的就是孩子的童年沒有好好過,實在太忙,沒時間陪他。”對此,陳忠也很無奈,在外打拼,如果沒有這份堅持和韌性,自己甚至連如今物質上的需求都無法滿足孩子。


不敢再招新顧客準備入室開店


“最牛炒飯”的消息讓陳忠一夜之間在網絡爆紅,但也給他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困擾。首當其沖的,就是他再也不能在擺了十幾年的老地方擺攤了。“人實在太多,場面根本控制不下來。”擔心出事的陳忠這幾天不得不暫停營業。


除此之外,陳忠的手機這兩天也沒有一刻的消停,媒體的采訪、老顧客的問詢、商人的加盟請求,讓他疲于應付。在與記者交流的過程中,他的兩部手機此起彼伏地響著,他不得不掛斷其中大部分。從其偶爾接聽的一兩通電話里,記者聽到的幾乎都是加盟的請求,甚至有從成都打來的電話,邀請其前去合伙。而他的手機微信中,滿屏盡是添加好友的請求,使得原本就不是很好用的手機頻頻卡機,“準備去換個蘋果手機。”他笑著告訴記者,對于這些請求,很多他都不敢同意,怕自己難以照顧齊全。


這兩天,陳忠正忙著尋找門面,準備入市經營,“好多人聽講之后都愿意不收房租,權當入股。”但是陳忠卻想著自己的第一個門店要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“已經看好一個門面了,也是一個老顧客的,大概100多平米,租金一年30多萬。”陳忠說,等門店開起來之后,自己還要申請商標,后期準備以直營店的形式繼續擴大規模。


網友評論:練個這樣的攤,人生理想


苜迦:走我們去試試這個不能取號


JINXIANNN:厲害,不知道的還以為大半夜搞游行


De夢:南京人沒吃過蛋炒飯么再好吃不也就那樣真是盲從


小胖:你來啊,請你排隊吃炒飯帶你飛


chenlok666:練個這樣的攤,人生理想


大太陽zzz:要的就是“吃過,好吃”的優越感,我就不信真的有那么好吃,認真問一句真的有那么好吃嗎


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底部

條回應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真人真钱博彩赌博-手机真人赌博游戏平台